您在這裡

西遊最後一難有玄機!師徒的修煉大不同

唐僧顯露出的最明顯的心便是怕心和顧慮心,可是越是不去,越有讓他怕的妖邪想要食其肉,亂其性。一日當他忽見高山阻路,又害怕有妖怪。悟空見此地已近西天,便以佛地近旁斷無妖邪安其心。但唐僧仍顧慮路途遠近與路上僧人告之有差池,悟空問其是否忘記“心經”,唐僧辯解不曾忘,悟空便說他只會念不會解。高層次上的法理是用言語無法說出的,而且也說明了是否能夠熟記經文並不等於真的能在現實中按照法理所要求的做!

西遊最後一難非“瑣事”

在師徒四人和龍馬抵達西方淨土前的最後一難很令人深思:既不是妖魔擋路,也不是昏君滅佛,而是看似不起眼,毫不轟轟烈烈的“瑣事”。路途中有個寇員外,好善齋僧,發願齋滿萬僧。恰逢師徒四人來到,能湊此數,員外殷勤款待。因八戒始終不能修去貪吃之心,見員外慷慨,吃下就不想走。其他取經人心系靈山,惦記著早日上路。終於唐僧將八戒“罵”上路,員外以聲勢浩大的排場送別眾僧。結果引得強盜垂涎,夜裡搶了寇家,踢死員外,員外遺孀惱羞成怒,栽贓陷害唐僧四人為凶手。這一場冤獄之災悟空早便知曉,本是唐僧該遭的一難。但若是常人遭此難,必有不明真相的人懷疑善有善報,惡有惡報的天理,以為寇員外齋僧一萬反遭不測。因此必要取經人化解此難,將真相大白於天下。

其實員外的善行已是改變了他的命運,常人其實就是應該在迷和輪迴中受苦。假使員外沒有敬佛齋僧,他的命運也許是百年後繼續在業力輪報中轉世。但他的善念善行使他本該遭受的災難提前到來,讓他提前有了一個好去處:與地藏王菩薩做掌管善緣簿的案長。同時三藏尚有執著物的心:將錦鑭袈裟看得太重。悟空藉機既使他放棄此心,又讓官府看此物得知取經人的身份不凡,為平反冤案做好了準備。最後員外還陽,冤案大白,又證實了善惡有報的天理,師徒四人也得以上路。

經書缺頁由悟空點悟

後上了西天,接引佛撐無底船接渡眾人,悟空助唐僧去了生死執著,脫了肉身,脫胎換骨。

對錦鑭袈裟的執著象徵著對覺者用人的觀念和情來對待;對紫金缽盂的執著卻像徵著常人中的忠君之情。當然常人就應該有這樣的倫理觀念,但做為修煉人就不能執著於它。再加上真經難得,為了讓人知道它的珍貴,也為了去掉唐僧對物的執著,又要他遭了無字經的一難,最後才得了真經。

本應圓滿,觀音菩薩一查發現少了一難,於是又補上,讓取經人又遭了落水之難。在曬經時有幾頁破損遺失,正當唐僧惋惜之時,悟空點悟他:“蓋天地不全……經不全乃是應不全之奧妙……豈人力所能與耶?”看似此難為菩薩如來疏忽後補的一難,其實還是在覺者的掌握之中。

此時眾人心性其實已到了他們能修到的最高標準了,只是在世間還有沒有處理完的事情:將真經帶回到中土大唐。但八戒也不像以前那樣對吃執著的厲害了,悟空也虛心收性,知禮達儀了許多。

心性影響修煉成果

送經事完畢後,便是眾人歸位之時。按照個人心性高低,眾人得的果位也不同。唐僧封為旃檀功德佛,悟空為鬥戰勝佛,沙僧為金身羅漢,龍馬為八部天龍,八戒為淨壇使者。悟空在整個修煉過程中,悟性、心性都很高,而玄奘差了很多,為什麼最終二人果位相同呢?其實是因為悟空的修煉幾乎不存在迷的問題,什麼都一目了然;而玄奘根基很好,很有來頭,但他的迷很重,實際是很苦的。什麼都看不見、聽不見,也都不知道,只能一味的修自己,這種在迷中表現出來的心性已經不低了,受的苦也更多,所以圓滿後反而果位高。

沙僧根基悟性有限,卻堅定修煉,無怨無悔,心性修持一點都不馬虎,最終得了羅漢正果。龍馬一路上雖然辛苦,卻幾乎沒有心性上的修煉,就像是深山里的人靠吃苦長功一樣,修煉慢,修的也不高,最終沒有出了三界。而八戒有的是修心性的機會,卻因本性太迷,色心、妒忌心又不去,不得正果也是理所當然的。

至此各人的修煉結束,一路上平衡了許多恩怨淵源,掃除了許多害人的妖精,懲治了許多無道昏君,昭示了善惡有報的因緣天理,洪揚了佛教正教,將大乘佛教在中原廣傳,也將博大精深的修煉文化深植在一輩輩中國人的靈魂深處,為將來奠定了信佛敬天的文化基礎。

儘管在中共惡黨五十餘年的血腥統治下,所有歷史和倫理道德都被歪曲,《西遊記》的故事也難逃此劫,但是世人終有一日醒悟,形勢將出現變化,將來的人都會看到真正的歷史,其中也包括對《西遊記》故事的理解和評價。

筆者做為《西遊記》的愛好者,雖用自己的理解將《西遊記》的修煉故事作了簡要註解,但畢竟有局限,《西遊記》勢必還有更博大的內涵,還望各位明示。

栏目: 
首页重点发表: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