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揭祕真實神行術 比《水滸》中神行太保還厲害

讀過《水滸》的人都知道,梁山好漢之一的戴宗,一日能行八百里,號稱「神行太保」。在小說裡戴宗原是江州知府蔡九手下的兩院押牢節級,人稱戴院長。宋江被發配江州時與其相識,後被宋江提拔到「總探聲息頭領」的位置,排梁山好漢第二十位。公孫勝也說過:「山寨中亦有一個招賢飛報頭領,喚作神行太保戴院長,日行八百里路。」

現在有人說戴宗是有特異功能的人,然而按小說中講戴宗的神行術是要作法的,完事後還要以紙錢燒送。可見這應該是某種世間小道中的術類東西。《水滸》第52回中描述李逵分享戴宗的神行術,李逵的感受是:

「耳朵邊有如風雨之聲,兩邊房屋樹木一似連排價倒了的,底下如雲催霧趲。李逵怕將起來,幾遍待要住,兩條腿那裡收拾得住,似有人在下面推的相似,不點地只管走去了。看見走到紅日平西,肚裡又飢又渴,越不能彀(gòu)住。驚得一身臭汗,氣喘作一團。」

由此可知依靠這種法術,人的腳也要不停奔跑,只不過好像有人在推一樣,有外來能量在起推動作用,並非自身具備的功能。

戴宗這個人物最精采的部分,我認為不是他如何為上梁山為宋江效力,而是他最後上泰山修道。在征方臘凱旋後,戴宗官封兗州府(管轄泰山和曲阜)都統制,然而戴宗不留戀官場,他對宋江言道:「今情願納下官誥,要去泰安州岳廟裡,陪堂求閑,過了此生,實為萬幸。兄弟夜夢崔府君(冥府判官之一)勾喚,因此發了這片善心。」

宋江准了戴宗的請求。戴宗出家後,每日殷勤奉祀聖帝香火,虔誠無忽。後數月,一夕無恙,大笑而終。後來戴宗在岳廟裡數次顯靈,老百姓和廟裡的和尚塑了戴宗神像於廟裡。修成泰山山神的戴宗,後來還託夢給道君皇帝,訴說了宋江等人的枉死經歷。


錦豹子小徑逢戴宗。(公有領域)

戴宗出家修道時間不長,只有數月之久,然而卻成為泰山山神,可見修道關鍵不在時間長短,而在於其是否虔誠信仰、是否精進修道,在於其心性如何。

《水滸》中成神的人物不止戴宗一人,例如宋江被奸臣毒死後當了蓼兒窪土地神,張順戰死杭州後,顯靈捉住了方天定,被封為「西湖龍王」、「金華太保」。魯智深更是出家修佛而圓滿。從梁山走向泰山是戴宗自己心態的昇華與覺悟,也是《水滸》作者有神論觀點的體現,更是古代普遍信佛通道、崇尚修煉、實踐修煉的真實描寫。

現在很多人站在無神論的觀點,認為戴宗的神行術不過是作者在文藝上的虛構,實際生活中是不可能的。然而古籍中對於神行術是有確實記載的。

《三國志》記載,三國時期吳國學者兼官員的虞翻本是會稽太守王朗部下功曹,後投奔孫策,自此仕於東吳。他於儒家經學頗有造詣,尤其精通《易經》,能觀天象,擅長推斷禍福。關羽被擊敗後,孫權令其占卜,虞翻說:「不出二日,關羽必被殺頭」,後果真如虞翻所說。然而虞翻卻並非一文弱書生,他曾自云擅長用矛,而且日可步行三百里。

《梁高僧傳》卷九記載,東晉僧人單道開,敦煌人,能背誦四十餘萬字的佛教經文。苦修佛法,不畏寒暑,晝夜不臥,一日能行七百里。壽百餘歲,然其生卒年不詳。

《隋書》記載,隋朝大將麥鐵杖,勇猛而有膂力,能日行五百里,跑起來可以趕上奔馬。《明史·程濟傳》說當時保護建文帝留下頗多傳奇故事的程濟「有道術」。明代張芹《備遺錄》記載,程濟任四川教諭時,常能一日之間從四川到當時的京城南京一個來回。

明代褚人獲《堅瓠集》記載:「成化中,臨清張成,以善走得名,日行五百里。上官命入京師,往返僅七日,善馬弗能逮。足有七毫,每走勢發,足不能住,抱樹乃止。」

成化年間為公元1465至1487年。臨清即今山東臨清縣,距北京近一千二百里,來回近二千四百里。張成日行五百里,故需五日時間走完來回之路程,另用兩天辦公事,則往返僅需七日,良馬也趕不上他。他的腳上有七根毫毛,每次疾走時,停不下來,雙手抱住樹木才能止步。

明末清初的文壇領袖錢謙益是一位大詩人,家鄉在江蘇常熟。他有一首長詩描寫鄰縣江陰的明末神行奇人、號為「玉川子」的顧大愚。這首詩的題目「玉川子歌·題玉川子畫像」之後,詳細介紹其人其事:

「玉川子,江陰顧大愚,道民也。深目戟髯,其狀如羽人劍客。遇道人授神行法,一日夜行八百里。居楊捨市,去(離開)江陰六十里。人試之,與奔馬並馳,玉川先至約十里許。任俠,喜施捨,好奇服。所至,兒童聚觀。亦異人也。」

綜上所述,可見《水滸》對戴宗神行術的描寫是有現實依據的,神行術是真實存在於歷史之中的。中國古代文化是半神文化,留下了無數現代科學難以解釋的真實記載。只有認識到無神論的謊言,才能真正了解中國的傳統文化,乃至人生和宇宙的真相。

栏目: 
首页重点发表: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