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術業有專攻:你所不知的妖精

什麽是妖精?和鬼怪有什麽區別?為什麽悟空喊道,「妖怪,吃俺老孫一幫!」,而不是「鬼怪,速速拿命來!」這麽說吧,妖可以修煉成精,但卻不能修煉成鬼。傳說中的妖精都是以非人為原型,琵琶精、樹精、貓妖、豬妖等等,但鬼以人為原型,吊死鬼、倒灶鬼、落水鬼之類。現在你知道小倩是妖還是鬼了吧。

編按:魑魅魍魎妖魔鬼怪,各有所指。萬物有靈,傳統稱不論動物或植物得了靈性,就成妖了。蓋因天理不容動物修煉,只有人才能修煉成道神佛,是以自古亦說「人身難得」!按六道輪迴之說,動物想修煉也得轉身成人來修,但轉生成人就迷在塵世忘了修煉,因此許多動物不想轉生來修,也因此自古以來的修煉人也有斬妖除魔的任務,包括法海除白蛇。

根據新鮮事報導,那為什麽喪亂天下,蠱惑紂王的妲己是個狐狸精?而不是什麽貓精狗精的呢?嘿嘿,妖怪也分工各異,術業專攻的。

狐媚
狐狸精是中國古代傳說中的一大顯族。人們對她的認識更多地源於民間傳說中妲己這個九尾妖狐。而實際上,狐的形象和妖媚聯繫在一起是很早以前了。

《詩經・衛風》中《有狐》篇記載:
有狐綏綏,在彼淇梁。心之憂矣,之子無裳。
有狐綏綏,在彼淇厲。心之憂矣,之子無帶。
有狐綏綏,在彼淇側。心之憂矣,之子無服。

翻成白話:一隻狐狸慢慢走,風姿綽約求配偶。在那洪水橋面上,好比寡婦遇鰥郎。你這男兒我心憂,沒人給你做衣裳。

《詩經》這兒還只是說狐之媚色,到了晉代干寶在《搜神記》中說道,「狐者,先古之淫婦也,名曰阿紫。化為狐,故其怪多自稱阿紫也。」就此,狐憑著一身的媚色已經躋身淫婦之流了,後來的民間故事也多把狐和風流放誕聯繫在一起。紀曉嵐的《閱微草堂筆記》,蒲松齡的《聊齋》對狐精多有記載。這會兒你知道為什麽明代的《封神演義》把妲己設置為九尾妖狐了吧。

猴精
看到猴精你該想到孫悟空了吧,沒錯,大聖是一個不折不扣的猴精,也應該是所有猴精裡面最有佛性的一個,但狂妄自大,頑皮善變,偷桃嬉戲都是大聖身上遺留的猴精基因的體現。

另有一些猴精化人的故事,最早恐怕出自東漢趙曄的《吳越春秋》。故事講越王向範蠡問及搏擊之術,範蠢向他推薦了一越國女子。當這位女子應越王之召北上時,途中遇到一個自稱袁公的老人,要領教她的武藝。于是,兩人就在林中拾起竹捧比了起來,袁公敗北,飛上樹,化為白猿去了。故事很簡單,但已表現了猴精善攀援跳躍,愛逗戲的特點。《搜神記》、《拾遺記》中的猴精形象在此基礎上又有所發展,就不多說了。

蛇魅
蛇在中國遠古是圖騰一般的存在,一些遠古的天神形象就是和蛇相捆綁的,伏羲和女媧據說就是人面蛇身。中國人所崇拜的龍的形象,由馬臉、鹿角、魚鱗、雞爪等構成,其主體卻是一條蛇的形象。

相比一些上古的傳說,蛇精的銀幕形象更為深入人心。《白蛇傳》中的白素貞和其妹妹小青本是峨眉山修煉成精的白蛇和青蛇。白蛇在人間和許仙生了情,就好像在修道的漫漫長路上出了軌,蛇不能沾酒,不能近色,一旦靠近就顯出原形。可就是這酒,這色才是人間的大美,人世對白蛇的誘惑和隔絕就在那一沾,一近之間。

龜報
烏龜在上古時代是通達天意的東西,《禮記》、《尚書》等多有記載拿龜背占卜,具體程式是拿龜背在火上燒烤,依據其產生的不同裂紋來確定凶吉與否。

所謂龜報指的是人因救龜而得福得祿。《法苑珠林》收了一則《六度集經》裡的故事,說的是菩薩廣起弘願,慈惠眾生。他以一千錢買下一鱉,送回江中放生。第二天晚上,那鱉來咬菩薩的門,菩薩出來後,鱉對他說:「吾受重潤,身得全生,無以答恩。水居之物,知水盈虛。洪水將至,必為巨害矣。願速嚴舟,臨時相迎。」菩薩把這事報告國王,早做準備。後來洪水果至,那鱉來為菩薩的船導航,又於洪水中救起了一個狐狸,一條蛇,以及一個人。

虎變
虎變,在這裡指的是虎與人之間的通變。中國古代山林多,虎就多,虎患也多,對於這動輒「干崗木落,萬整風從」的百獸之王,古人或為其所食,化為倀鬼;或將其打死,成為英雄。馮婦搏虎、李廣射虎、武松打虎,成為千古美談。虎噬人,人殺虎,人虎之間,怨結難解,千百年來,關於虎的傳聞尤多,而貫穿古今的一條中心線索就是人虎互變。

《搜神記》裡記載一個亭長化身成了虎,飛奔而去。《述異記》裡講一個郡守化身為虎,還吃百姓。此類官吏化虎的故事很多,不勝枚舉,有點孔子講的「苛政猛於虎」的意味。

樹怪
樹怪的第一種形式就是枝幹長成人形或物形,古代此類記載甚多。《搜神記》卷六就有「成帝永始元年二月,河南街郵椿樹生枝如人頭,眉目須皆具,亡發耳。至哀帝建平三年十月,汝南西乎遂陽鄉有材仆地,生枝如人形,身青黃色,面白,頭有發,稍長大,凡長六寸一分」。

樹根或樹的枝幹肖似人或物,這原本沒什麽可怪的,要是今天的人看到這種情況,至多是感到驚奇,讚嘆造物的精工,一些根雕愛好者還會因物就形,略加剪飾,製成根雕藝術品,從中領賂一種自然古樸的美。然而,古人就不會這樣看,他們處在一種天人感應的半神文化氛圍中,認為身邊的一切事物都有神靈。樹的枝幹長成人或物的形狀,一定是某種妖異的表現,是不正常的,是大災亂的前兆。

花妖
《集異記》有一則花妖的故事,講一個儒生住在寺裡。一天突然遇到一個白衣美女,「年十五六,姿貌絕」。兩人交歡結義,分手時,這位書生把一枚白玉指環送給少女,但心中疑其為妖。于是暗窺女子的蹤跡,「暮將回,草中見百合苗一枝,白花絕偉。客因折之,根本如拱,瑰異不類常者。及歸,乃啟其重付,百壘既盡,白玉指環,宛在其內。乃驚嘆悔恨,恍惚成病,一旬而斃。」

百合花化變美女,與書生歡愛,這位書生客卻信愛不深,折段花招,自己也悔恨而死,真是人妖之間的悲劇。六朝之人都把妖等同於怪異,是不祥之兆,會帶來災難的。對於精怪,也都跟這位書生一樣,務必去而快之。所以六朝以前,精怪大多是作怪祟人的,善良美好的精怪大量出現,那是唐以後的事。

虹異
虹,本是一種自然現象,是陽光折射後出現在雨幕或霧幕上的圓弧,常見的有主虹和副虹兩種,主虹的色帶是內紫外紅,稱作「虹」;副虹多一次反射,內紅外紫,又稱作「蛻」。古人總認為虹的出現與某種社會人事變化相關,《淮南子・天文訓》說,「虹蛻慧星,天之忌也」。意思就是說虹蛻慧星屬於天象中的禁忌是一種妖異或怪異。

《子不語》有一則白虹精的故事,講一個叫馬南箴的人撐船夜行,搭裁了一個姓白的老婦和一個女子。分手時,老婦送給馬南箴一方麻布,告訴他可以踩在麻布上升天來見自己,這婦人與女子就是白虹精。第二天,馬南箴踩在麻布上,冉冉升雲,來到一處仙宮,並與那年輕女子成了親,此後就常乘這方麻巾來往於天上人間。

乘一方布雲遊,這是一個很美的意象,許多種鬼故事都出現過這種描述,虹精不僅自己可以自由往來天上人間,也有法子使凡人往來於天上人間。

鳥靈
凡是讀過「精衛填海」故事的人,都會為精衛的氣魄和精神所感動,那是華夏民族頑強不屈的意志的形象化。禽鳥是一個大類,在禽鳥精怪中,類似於精衛的還有不少,它們可以稱作是鳥中的精靈。梁山伯與祝英臺彼此相愛卻不能結合,雙雙殉情,化為比冀相思鳥(一說化蝶)。精衛、相思鳥,都是鳥中的精靈,它們是人們生前宿願未了,死後精魂不散,化而為鳥。

古有鴻雁傳書,青鳥送信的說法,鳥常常擔當神靈使者的角色。按說青鳥是西王母駕下的神鳥,是專為西王母取食的,後來不知怎的漸漸變成了信使。

鳥的靈異的第三種情況是鳥仙。最常見的鳥仙是鶴仙。據說鶴很長壽,頗有幾分仙風道骨,常常成為仙人的座騎。今天還把人死靈魂升天諱言為「駕鶴仙遊」,因此志怪傳奇中,仙鶴總與道士連在一起。《子不語》中就記有千年仙鶴化形為道土。

蟻幻
「南柯一夢」是廣為人知的一個典故。說唐代貞元年間一個書生叫淳於棼,宅南有棵大槐樹,一日醉臥,被人邀入槐樹穴中。裡邊山川的郭,一如世間,名為「大槐安國」。淳於棼得國王寵愛,娶公主,並出任南柯太守,「守郡三十載,風化廣被,百姓歌謠,建功德碑,立生祠宇。」後來率兵與檀蘿國作戰失敗,公主早逝,國王寵愛日衰,被送往原籍。恍然而覺,原是一夢。事後與友人查勘槐樹穴中蟻窟,其情形與夢中相符,因而感慨良多。這個故事原出於唐代李公佐的《南柯太守傳》,收入《太平廣記》第475卷。

关键詞: 
栏目: 
首页重点发表: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