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生物學史上最大的騙局

讀過中學生物學課程的人也許都知道:人的胚胎在發育過程中有一個魚的時期,外形跟魚的胚胎相似到離奇的程度。然而事實真的是這樣嗎?

1997年,生物學上有一個重大的發現,這個發現不是“修正”過往的錯誤,而是揭開了生物學歷史上最大的醜聞,也可以說是最大的騙局--科學家兼名教授海克爾偽造圖片、蓄意欺騙。

但是據我所知,在美國除了兩家科普性的雜誌對此做了簡單報導之外,各大城市的報章雜誌都絲毫沒有反應。偌大的事,就這樣石沉大海嗎?

舊金山日報的錯誤

打開美國舊金山唯一的日報,San Francisco Chronicles,1999年2月版,其第6頁幾乎用全版,報導加州大學使用斑馬魚(Zebra fish,也常作玩賞用)及其透明的卵和胚胎作實驗的優點。作者是相當有聲望的“常駐記者”,他乘著機會圖文並茂,用半篇文章給讀者徹底洗一次腦。

他用現今流行的進化論,也就是新達爾文主義(New-Darwinism)來解釋:斑馬魚在分類學上屬於脊椎動物,在4.2億年前從與人類的“共同祖先”進化而來(筆者註:這是假設,不是已證的事實),所以魚類與人非常相似。尤其是在胚胎時期,因為人類進化必經過魚類的階段,所以每一個人的胚胎在發育過程中都有一個魚的時期,外形跟魚的胚胎相似到離奇的程度(uncanny resemblance)。因此,研究魚的胚胎可以幫助了解人的胚胎及其發展過程(註一)。

提起人類胚胎與魚的比較,多數讀者或多或少尚能記憶:過去唸生物學時,好像讀過德國生物學家海克爾(Ernst Haeckel)在百多年前為了支持達爾文進化論而提出的胚胎重演律(Ontogeny recapitulates phylogeny)。該重演律說:人的個體在胚胎髮育過程中重複種系進化的過程。因為人類最初從魚類進化而來,所以人的胚胎有一時期極像魚。

在如今的中學或大學生物學課本,無論是中文或英文的,無論是國內或海外出版的,你幾乎都可以找到海克爾的圖片。該日的《舊金山日報》即在報紙的中心地位,以大版面刊登了彩色的海克爾胚胎比較圖,“證明”人類、兔子、雞、烏龜都是從魚進化而來。

很多不知內情的讀者,連科學工作者,甚至生物學家,也可能認為,這篇報導不但言之有理,尚有圖片“為證”,所以深信不疑。從那圖畫看來,人的胚胎在第一期“魚”的階段真好像有鰓,並且還有長長的尾巴呢!(註二)

但當我看了這篇文章,馬上想寫一封讀者來信給該報編輯,揭露這生物史上最大的騙局。在美國舊金山這高度文明的地方,一份有名望的報刊怎麼可以犯這麼大的錯?雖然我洞悉作者暗地裡的動機是給讀者洗腦,想灌輸進化論,但這篇文章所用的手段實在太卑劣了!海克爾的胚胎圖最近才重新被證實是一個騙局,作者怎麼這般斗膽,還用它來騙人?

揭露真相的人

英國倫敦有一位醫生李察遜(Richardson),他也是胚胎學家,花了一生的時間研究人的胚胎,但他從來沒有見過人胚胎有“魚”的階段!所以他立意要更正百多年來的錯誤。但是他很聰明,知道從海克爾傳下來的這種“偽科學”,不是他一個人的力量可以推翻的。

所以,他組織了十七個單位的科學家,研究了50種不同脊椎動物的胚胎及其生長過程,並且仔細觀察、記錄。除了海克爾用的魚、蠑螈、龜、雞、人、及三種哺乳動物,共四個綱的動物之外,他們還研究了圓口綱的七鰓鰻、軟骨魚中的電鰩、兩棲綱的樹蛙、爬行綱的鱉,哺乳動物中又加了澳大利亞的有袋類和胎盤類貓科的代表等等。

李察遜等人終於聯名在1997年8月的Anatomy&Embryology學報上發表了他們驚人的結果。以下做簡單的綜述:

一・海克爾聲稱的“第一期”胚胎,其實並非真正的最早期胚胎。因為各綱動物從受精卵開始分裂的過程和原腸胚的形成完全不同,原腸胚以後外形上才有一些相似的地方,到後期又大不相同。所以,他說動物發育越是早期越相似,乃不實之言。

二・各類動物在海克爾的第一期、也就是所謂“魚”的時期,還是各不相同。李察遜等重新繪製的八類代表的胚胎資料顯示出,這些動物的胚胎有相當大的差異。為什麼海克爾的原圖中的八類胚胎如此相似呢?當然是動了手腳。

三・海克爾有意選擇了較相近的胚胎。他選水生的蠑螈而不用青蛙代表兩棲綱,是因為蠑螈本身就更像魚。相比之下,青蛙不甚像魚,圓口綱及軟骨魚的代表與海克爾的期望相差更遠。所以不選用。

四・那麼,海克爾到底動了什麼樣的手腳,以便將人的胚胎畫得像魚一樣呢?原來他將人胚胎的鼻子、心臟、肝臟等大部份的內臟,及手、腳的胚芽都挖掉,再加長脊椎成尾巴!經過如此刪改,想要它像什麼都可以了。

五・根據李察遜等研究的結果,海克爾刪改的不只這些,他還隨意加添。例如雞的胚胎,在這時期的眼與其他動物不同。它是沒有色素的,而海克爾則將它塗黑,使它與其他動物看齊。還有,海克爾在大小比例上也隨意更改,他的伸縮性可達十倍,以增加不同胚胎的相似性。

六・李察遜等人的文章還指出,海克爾刻意選用不同動物作為代表,卻隱瞞這些代表的種名,使人以為同綱的動物一定都是一樣的。其實不然,即使是很接近的種,它的胚胎也很可能有很大的差異。例如,不同種的魚,它們胚胎的形態和發育的途徑都可以各異。李察遜就此得出驚人結論,即“海克爾的胚胎”是生物學上最“著名”的騙局。

是再度發現的騙局

《科學》周刊的標題更指出,這個大騙局並不是首次發現,而是“再度發現”(rediscovered)。原來當年海克爾還在德國Jena大學任教期間,他偽造的這些假圖就已經被人揭發。

李察遜為了證實這個遮掩了一百多年的騙局,親自到Jena大學去查史料。不出所料,海克爾當年被同事指控,他不但承認偽造,並且被判有罪。所以,至今在德國的課本中找不到海克爾的圖畫。

但是為什麼在英文和中文的課本中,這些偽作流傳了126年,甚至直至今天呢?李察遜說:“這才是最大的謎。”

(本文作者為著名美籍華裔生物學教授,曾任舊金山大學生物系主任多年。)

附註:

註一:用動物模式做實驗是進入臨床試驗前必須的步驟。各類動物之間有一定的異同,用比較方法研究更能深入了解生物之理,這是大家都知道的常識,並不需要推到4.2億年前的假想祖先。

註二:所有脊椎動物的胚胎不是都有鰓,而是都有咽囊(phyraygeal pouches)。魚類的咽囊發育為鰓,但在其他動物中咽囊發育成與鰓無關的結構,如內耳,和副甲狀腺等。人類有尾的傳說,有一部份由海克爾偽造的圖而來。

註三:筆者1999年暑期在中國曾接受北京某出版社副編的專訪,其中問及人和魚的胚胎比較。我建議在中學課本中刪除海克爾的圖畫。據說這項更正在兩年內可能完成。

关键詞: 
栏目: 
首页重点发表: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