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靈魂萬裡挑一

容貌總會隨歲月改變,人會不可避免地衰老,可是對於生活的趣味卻是歷久彌新,只要修習到了,就再也不會丟掉,無論何種境遇,人生總不至於黯淡乏味。

一、有趣的人一定率真

桓溫為王洽踐行,羅友說有事商議也跟去了,但吃完飯就要走,桓溫奇怪地問:你剛才不是說有事嗎,怎麼又要走?

羅友回答道:「我聽說白羊肉很好吃,我沒吃過,所以冒昧前來,並沒有什麼事,如今吃飽了,所以就告辭了。

放在一般人,顧及體面恐怕是不會把真實理由說出來的吧。但是羅友率性坦蕩,完全沒有一點慚愧的意思。

曾國荃曾經寫過一副對聯:傳家有道惟存厚,處世無奇但率真。

率真無偽的人總是有趣的,他們像孩子一樣不避諱世人的眼光,清淺見底,善良誠實。一就是一,二就是二,不會指鹿為馬,黑白顛倒。

他們坦坦蕩蕩地談論人們心中所想,卻不好意思直言的東西。他們的真誠和直爽,總能讓人們會心一笑。

率真的人眼神澄澈,態度分明,行動也是光明磊落,與率真的人為友,可以不用設防,可以敞開心扉,可以感覺到真情的流淌。

二、有趣的人一定淡泊

有消息說元規想要東下,有人認為他是來接替王導的職位的,於是有人對王導說:「應該暗中略作戒備,防止元規奪權。」

王導說:「我和元規雖然都是國家大臣,但是本來就懷有布衣之交的情誼。如果他想來朝廷做我的位置,我就徑直回家當老百姓,為什麼要戒備!」

不僅王導本人對權位淡泊,連他的子孫也是如此。

太傅郗鑒想在王導家找個女婿,王導說:「君往東廂,任意選之。」王家的子弟聽說太傅家來選女婿,「咸自矜持」,唯有王羲之「在東床上坦腹卧,如不聞」,王羲之的淡泊征服了郗鑒,挑選王羲之成為他的女婿,「東床快婿」也成為一條成語。

諸葛亮在《誡子書》里說,非淡泊無以明志,非寧靜無以致遠。淡泊,是一種美,一種心態,一種修養,一種境界。淡泊是一種從容,一種寧靜,一種平常心。

淡泊的人,知足長樂,在困境囧途不快樂的人,也不算淡泊。淡泊的境界,是洞穿了世事真相,悟透了宇宙真理,明白了人生真諦。鷦鷯巢於深林,不過一枝;偃鼠飲河,不過滿腹。卧一張床,不過三尺。吃一頓飯,不過數兩。

淡泊是一份豁達的心態,是一份明悟的感覺,是行至水窮處,坐看雲起時的嫻靜與愉悅。是白髮漁樵江渚上,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談中的淡然一笑和輕輕一揮。淡泊就是對世間事洞明后的淡然,不爭,不辯,不急,不燥,以平常心的心態去面對生活。

只有這樣的人才不會對名利汲汲於求,人生之路才不會走的匆忙而焦慮,才會在閑暇之餘,生出些許趣味來。

三、有趣的人一定幽默

鍾毓、鍾會在少年時期就有美好的聲譽。十三歲時,魏文帝曹丕聽說這兩個孩子的聰慧名聲,就對他們的父親鍾繇說:「可以叫這兩個孩子來見我。」於是奉旨進見。

鍾毓臉上冒有汗水,魏文帝問:「你臉上為什麼出汗呢?」鍾毓回答:「由於恐懼慌張,所以汗水像水漿一樣流出。」文帝又問鍾會:「你臉上為什麼不出汗?」鍾會幽默地回答:「由於太害怕,所以汗水不敢冒出。」這一句話,一下子就舒緩了大殿里緊張的氣氛。

幽默來自生活,生活需要幽默。當今時代,競爭激烈,生活節奏加快,幽默成為人們在緊張、繁忙的工作之餘的減壓劑,幽默使日常生活變得樂趣無窮,有利於身心健康,生命長久。

幽默來源於對生活的熱愛,金聖嘆大師一生文筆幽默,語言幽默,臨終也要幽默。清順治十八年,大師因參與轟動江南的「哭廟案」被判「斬立決」。大師身陷囹圄將被斬首時叫來獄卒說:「有要事相告」,那獄卒以為大師會透露出傳世寶物的秘密或是什麼驚天大事,便拿來筆墨、飯菜伺候。不料大師吃罷飯菜道:「花生米與豆乾同嚼,大有火腿之滋味。得此一技傳矣,死而無憾也!」弄得獄卒哭笑不得。臨刑時又寫下兩小紙條各塞入耳中。刀起頭落,紙團滾出,劊子手疑惑地打開一看:一個是「好」字,另一個是「疼」字。

金聖嘆看透了這個世界,加之那個黑暗的時代,他似乎應該活得很不如意才是,但是他用幽默作武器,向整個世界宣戰。他的幽默是一份在絕境中亦不肯失卻的趣味與洒脫。

此等幽默,是一個人精神境界的體現,堪稱極致的幽默,是無論如何也裝不出的幽默!

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靈魂萬里挑一 。倘若一個人率真、淡泊,又懂得幽默,那這個人便多半便是有趣的人了。

人生的美好,不在於掙了多少鈔票,不在於擁有多高的顏值,不分年齡、國界,粗茶淡飯也好,兵荒馬亂也罷,只要身邊有個有趣的人,就能把生活過得有滋有味、有趣有料。

关键詞: 
栏目: 
首页重点发表: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