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大金字塔和獅身人面像不是埃及人造的?

埃及有許多聞名世界的金字塔,古埃及學者曾認為埃及現存的金字塔於古埃及六個不同時期的王朝時代所建,位於基沙高原的基沙大金字塔和獅身人面像被歸為古埃及第四王朝時期的建築物,距今約4,500年。但學者後來發現,基沙大金字塔與其他古埃及金字塔有著明顯的區別,從規模、設計、工藝、材料、建築水平等方面比較,基沙大金字塔遠遠超過第一、二、三王朝甚至其後的第五、六王朝時期的金字塔。如第三王朝的金字塔使用的石塊較小,容易處理,5至6人即可扛起一塊,塔內房間的構造比較簡陋;第五、六王朝的金字塔結構非常粗糙,現已完全崩塌,成為一堆廢墟,而基沙大金字塔結構非常完整,經過漫長歲月摧殘,仍然屹立在原地。

科學家經過詳細考察,發現基沙大金字塔有著許多與眾不同又令人驚嘆的建築奇蹟:大金字塔高達152米,由230萬塊巨石組成,平均每塊重達2.5噸,最大的達250噸。其幾何尺寸有不可思議的高精確度,其四個面正對著東南西北,其高度乘以109等於地球到太陽的距離,乘以43200倍恰好等於北極極點到赤道平面的距離,其周長乘以43200倍恰好等於地球赤道的周長。其選址恰好在地球子午線上,金字塔內的小孔正對著天狼星。穿過金字塔的經線,剛好把地球上海洋和陸地分為對等的兩半。這座金字塔的底面積除以兩倍的塔高,剛好是著名的圓周率π=3.14159;整座金字塔坐落在各大陸重力的中心。

你能說所有這些都出於巧合嗎?“巧合”的數字還可以列舉很多,然而難道僅僅都是巧合嗎?這種懷疑也許會動搖埃及人的民族自豪感,但對於堆積230萬塊巨石的驚人工程,學者們指出,以當時的技術水平,埃及必須有5千萬人口才能勉強承擔,而那時全世界才不過2千萬人。另外,法國化學家約瑟夫大衛杜維斯從化學和顯微角度研究,認為金字塔的石頭很可能是人工澆築出來的。他根據化驗結果得出這樣的結論:金字塔上的石頭是用石灰和貝殼經人工澆築混凝而成的,其方法類似今天澆灌混凝士。由於這種混合物凝固硬結得十分好,人們難以分辨出它和天然石頭的差別。此外,大衛杜維斯還提出-個頗具說服力的佐證:在石頭中他發現了一縷約1英寸長的人發,唯一可能的解釋是,工人在操作時不慎將這縷頭髮掉進了混凝土中,保存至今。石頭與石頭之間經過粘合劑精確結合,連接得非常精密,連最薄的小刀片都無法插入。

實際上,即使以現代建築工藝,要完全仿造與基沙大金字塔一樣的高精確度、內部結構複雜的金字塔也非常困難。

離基沙大金字塔僅半公里的西南角便是著名的獅身人面像,獅身人面像由天然整塊岩石削成,高20米,寬73米,是世界上最大也可能是最有名的石像。石像面向正東,給人的第一印像是非常、非常的古老。

學者約翰魏斯特認為:基沙大金字塔及與其相鄰的獅身人面像與其他第四王朝的建築物完全不同,他是在要比第四王朝要久遠得多的時代建成的。

約翰魏斯特在其書《天空之蛇》提出:埃及文明可能並非從尼羅河流域發展出來的,而是從一個更早、更偉大、比古埃及更古老好幾千年,我們並不知道的文明繼承下來的遺產。這除了前述建造技術上的原因外,獅身人面像上發現被水嚴重侵蝕的痕跡也印證了這一點。

數學家史瓦勒魯比茲在《神聖的科學》指出:公元前11,000年,埃及必定已存在一個偉大的文明。基沙獅身人面像當時已經存在,因為獅身人面像的獅身部分,除了頭以外,很明顯有被水侵蝕的痕跡。他的推測是公元11,000前的一場大洪水和連綿大雨而導致侵蝕的痕跡。

獅身人面像被水侵蝕的其他推測包括雨水和風。魏斯特排除雨水這種可能,因為過去9000年來基沙高原一直沒有足夠的雨水,而必須追溯到公元前一萬年才有如此的壞天氣。魏斯特也排除了被風侵蝕的可能,因為第四王朝時代的其他石灰岩建築物卻沒有受到同樣的侵蝕。古王朝留下的像形文字及碑文沒有一塊受到像獅身人面像一樣嚴重的侵蝕。

波士頓大學教授,岩石侵蝕方面的專家羅伯特修奇也贊同魏斯特的觀點並指出:獅身人面像所遭受的侵蝕,有的地方深達兩公尺左右,使得外觀看來蜿蜒彎曲,好像波浪一般……,很明顯是經過數千年的激烈的風吹雨打後的痕跡。

魏斯特和修奇也指出:古埃及人技術上沒有可能在一塊巨石上雕琢出如此規模宏大,工藝複雜的藝術品。

很顯然,上述論述合理地解釋了基沙大金字塔的高度精湛的建築水平和獅身人面像長期遭受海水侵蝕的現象。可以推論,在遠古時代,在埃及這片土地上,曾經有一個高度發達的文明,然而卻因大陸板塊的變動石沈大海,那時的遠古文明最終被淘汰了,遺留下了運用精湛的建築技術建造的大金字塔和獅身人面像。

在海底漫長的歲月中,大金字塔和獅身人面像長時間遭受海水和泥沙的浸泡和沖刷,是導致獅身人面像嚴重侵蝕的直接原因。由於基沙大金字塔的建築材料是由現代人類都不可知的技術人工製成,其抗水侵蝕的能力遠遠超過天然岩石,而獅身人面像是由整塊天然岩石雕琢而成,這也許是從表面上看不出基沙大金字塔被海水明顯侵蝕的原因。

實際上,科學家現已發現獅身人面像有曾浸在泥沙下的證據。

栏目: 
首页重点发表: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