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從修煉角度看基因與業力

雖然科學家已破譯基因庫,但對基因庫所包含的有價值的信息還是一無所知。目前,所謂基因庫的解決主要指的是控制蛋白質表達的外顯子。但是人已知的外顯子和其它動物,甚至小鼠的外顯子非常相近,很多蛋白質在小鼠和人之間是可以交叉使用的。沒有一個科學家能說出,為什麼類似的基因庫卻編碼了截然不同的人,鼠,乃至其它動物。

所謂基因缺陷也只是這一層空間的表現,並非真正的病因。基因缺陷和疾病的關係是通過基因定位與人的疾病症狀而定的,常常通過分析家譜來確定基因缺陷和疾病之間對應的關係,基因缺陷和疾病症狀經常是互為因果。醫學無法證明基因缺陷的人一定有相應的症狀,或是有同樣症狀的人就一定有同樣的基因缺陷。唯一的證據是基因缺失的實驗室小鼠,通常是用基因重組的手段去使某個基因失活,這和人的基因有缺陷的狀況是完全不同的。

此外,在造基因缺失小鼠時,很少有科學家通過導入正常的基因從而進一步肯定這是真正的病因,因為在造基因缺失的小鼠模型時有可能影響其它一些基因。如果真是由一組基因改變而導致的疾病,就算基因療法技術上將來有突破,基因療法實際價值也等於零,因為很難同時作多基因導入。再者,小鼠畢竟是小鼠,和人相差太遠。

高血糖是不是糖尿病的病因?動物試驗從來就沒有得到證實,也沒有一個科學家能準確回答這個問題。眾所周知,高血糖並不一定就是糖尿病的病因。有很多人高血糖多年都沒有症狀,血糖的高低和糖尿病的嚴重程度也不成正比。

真正的病因是業力,疾病在一個家庭的遺傳正好說明了業力的垂直遺傳的特性。雖然業力在我們這個空間看不到,目前尚不能被科學試驗證實,但可以用來解釋一些難以理解的現象。為什麼不同人的同樣的病對同樣治療反應完全不一樣?同一人在不同狀態下對同樣治療的反應也可以完全不一樣?這是因為治療效果和業力的大小有關。

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署( FDA )的藥物臨床實驗失敗率非常高(高達90%以上),不同的病人對同一治療的效果相差甚遠。此外,病毒也是業力在這一層空間的表現。眾所周知,愛滋病毒HIV的每一個序列都已徹底弄清,但就是沒有一個科學家能奈何得了它。在作動物試驗時,科學家發現每當動物對它產生新的抗體,它就會迅速突變,從而導致HIV逃脫免疫反應,這是至今未造出HIV疫苗的原因之一。

從另一個角度講,這也證明了“業力是活的”這一說法。人的業力可以通過人的受苦還掉或是積極修煉而消去。筆者知道,原來有基因缺陷的人,在修煉後雖然基因沒有被改正,但與該基因缺陷有關的症狀卻完全消失。還有一些曾是糖尿病患者的修煉者,在修煉後儘管血糖仍高,但所有症狀消失。這都是從根本上消去業力,從而解除了疾病。

明白了疾病產生的真正原因可以讓人改變自己的心態從而正視疾病,不是消極地等到有了錢,有了條件,或是科學的進一步發展再解決。人們更容易理解轉世以及業力輪報,並由此將會認識到生命的世代延續和生生不息,人們就不會怨天憂人,而將豁達與開朗地處理人與人,人與社會之間的關係,真切地進入宇宙與人相通的境界,生命將會被賦予全新的含義。至少人們將肯定不會像現在這樣急功近利地去巧取豪奪,病人也不會因為患病而有可能成為受害者,人人都會以重德,積德和守德作為社會的標準。

关键詞: 
栏目: 
首页重点发表: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