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巨石遺蹟不只是石頭 有神奇的能量場

造訪古神廟和巨石遺蹟的人,經常描述一種特殊的感覺。一般的解釋是,這種感覺只能用「驚奇」來形容:這是一種視覺上的刺激,來自巨石建築(像是巨石圈、古神廟和金字塔)所產生的強大印象。

但逐漸增加的證據證明了其他事,巨石和其他古代聖地其實一直在吸引、儲存,甚至是產生它們自身的能量場,並創造出一種環境,在此會產生神奇的能量狀態。

產生能量場

1983年,工程師Charles Brooker執行一項全面的研究,要找出聖地的磁性。實驗對象是英格蘭的Rollright巨石圈。

這個遺址的高斯計(magnetometer)研究顯示出,磁力的波段被吸入石圈中,它經過石頭的狹長縫隙,那就像是一個入口。接著磁波往石圈的中心盤旋,就好像要落到一個兔子洞一樣。

研究者也發現,石圈中有兩個朝向西面的石頭,會因電流變化所生的同心圓(就像池塘中的漣漪)而震動。

這項發現讓我們進一步破解了古人建造巨石結構的可能用途。

埃及的艾德夫神殿(Temple of Edfu)有一面牆的特色是,它打造出一個不同於四周景觀(即神廟)的空間。傳說中創世眾神建造出一個石堆,以及在石堆上「嵌入一隻蛇」,於是一股自然的特殊力量充斥在石堆中,神廟因此建成。蛇的記號一直是地球上曲折能量線的象徵,科學家將它稱之為大地電流(telluric current)。

控制大自然的規律

古代建築師似乎對控制自然規律有深入的瞭解,因為有一項能量場研究在埃夫伯裡(Avebury)內部和四周進行,它是世上最大的巨石圈,研究顯示出,它的巨石被設計成能吸引大地電流。

放置在埃夫伯裡的電極顯示出,它的圓形溝渠阻斷大地電流的傳輸,將電流導入溝渠,產生集中的能量,並在入口處讓能量流向遺蹟,有時四周陸地的能量會以快兩倍的速度流動。

在埃夫伯裡測到的磁性,夜間消失的數值遠高於自然情況下產生的數值。日出時它們再度充電,而四周陸地的大地電流被吸入石陣,石陣遺蹟中的磁力波動達到最大值。

物理學家John Burke執行的研究也發現,埃夫伯裡的巨石被精確地放置、排列,使電磁的電流往預期的方向集中流動,這和現代的原子對撞機所用的原理相同,在此機器中,空氣中的離子會朝同一方向前進。

巨石遺蹟的作用就像電磁能量的集中器,會因選擇不同的石塊而提升它的作用。

石塊通常是從非常遠的地方運過來的,用於巨石遺蹟中的石頭含有大量的磁鐵礦。這個巨石的組合物,讓神廟看起來只是一個巨大但脆弱的磁鐵。

超自然科技

這些能量對人體有很深的影響,特別是對血液中流動的鐵質,更會對頭骨、松果體中百萬個鐵粒子有很大影響,松果體本身對地磁場很敏感,而它受到刺激後會產生一些化學物質,例如松香烴(pinoline)和血清素(Serotonin),而血清素會產生迷幻劑:二甲基色胺(DMT)。

地磁場強度減少的環境中,人會體驗到超自然般的狀態。

一項在法國卡納克(Carnac)區的調查中發現,此處聚集了8萬個巨石,顯示出一種相似的超自然科技。起初,主要研究者,也就是電機工程師Pierre Mereux,他懷疑巨石遺蹟其實沒有特殊能量。

Mereux在卡納克地區做的研究顯示,它的支石墓(dolmen)整天增強和釋放大地的能量,在天剛亮時就有最大的數值。電壓和磁變被釋出了,隨之而來的是一個叫做電磁感應(electromagnetic induction)的現象。

根據Mereux的說法:「巨石就如線圈(coil)或螺線管(solenoid),在此電流會因四周較弱或更強的磁場變化而受到誘發、刺激。但這些現象不會產生任何強度,除非支石墓是以富含石英的結晶質岩石建造而成,例如花崗岩。」

他的立石(menhir)研究數據顯示出一股能量,它會在底部以規律的間隔頻率震動,它帶有正電荷和負電荷,震動範圍可達到這些直立巨石的36英呎處,有些巨石還顯示出蛇的雕刻圖樣。

極大的震動約每70分鐘循環一次,顯示出這些立石規律地充電和放電。

Mereux還發現Grand Ménec巨石林中,立石的電壓會隨著它們與石圈的排列距離遞減,它本身就像一種冷凝器(condenser)或集中的能量。

Mereux和其他人注意到巨石的成分和它們引導能量的能力。因為含有非常多石英,這些特選的岩石有壓電(piezoelectric)的效應,也就是說,當它們受到壓縮或震動時就會產生電流。

卡納克巨石位於法國最活躍地震帶的31個斷層上,由於經常處於震動狀態,讓這些石頭的電磁感應很活躍。

研究證明,立石並非偶然被放在這個地點,況且它們是遠從60英里(97公里)外的地方被運送過來,它們的位置和方位,和地磁有直接的關聯。

栏目: 
首页重点发表: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