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瘋狂小行星反向運行 且逃過死亡的命運(視頻)

如果你從太陽北極的高處俯視太陽系,你會發現大部分的行星和岩石塊和氣體都在逆時針旋轉。

然而,有少數瘋狂的例外強烈反抗這一趨勢,包括一顆在最近確認且非常奇怪的小行星,這顆小行星不僅僅是走'錯'方向,而且還該死地執意冒著自殺的風險至少有一百萬年。

回溯到2015年,雖然這顆直徑3公里(1.8英哩)的小行星BZ509(或簡稱'Bee-Zed')是在通過和木星通過相同的鄰近地區(更別說6千顆​​小行星)時被發現,但只有在最近,一個天文學家團隊證實最初的懷疑,它有所謂的逆行軌道(retrograde orbit)。

這些天文學家必須隨著時間來收集足夠的小行星快照,以決定它的軌道路徑,而古怪的軌道路徑讓他們再次詳細察看。

西安大略大學(Western University),阿薩巴斯大學(Athabaska University),大雙筒望遠鏡天文台(Large Binocular Telescope Observatory)

由於產生太陽及其家族行星的旋轉灰塵與岩石的起始條件,太陽系的大部分物質會跟著母恆星的旋轉,在'順行(prograde)'軌道上移動。

有時候的巧遇,會使一顆天體快速旋轉或是撞到一顆天體,造成它離開路徑並被迫使向另一個方向飛行,但這是非常罕見的。事實上,估計在小行星帶中,大小超過1公里(0.6英里)的1百萬顆到2百萬顆礫石當中,有82顆被發現是逆向飛行。

從太陽系外圍掉進來的彗星也偶爾被辨別出有這樣瘋狂的軌道,包括以Edmund Halley命名的著名彗星,哈雷彗星。

因此,這顆小冠軍Bee-Zed,它的組成目前是未知的,而且本身可能是一顆發狂的彗星,在軌道的反抗並不完全是孤獨的。然而,它的全然命運是不尋常的。

除了逆行之外,它還和木星是所謂的共軌(co-orbital),共軌是指有一個軌道,帶領著它足夠接近一顆龐大的星球(在此是指木星),來回應重力的巨大拉力。

如果它掉進順行的共軌結構,Bee-Zed可能是6千顆或已知的'特洛伊(trojan)'小行星之一,像是一群岩石小追星族,佔據著木星的軌道。

西安大略大學(Western University),阿薩巴斯大學(Athabaska University),大雙筒望遠鏡天文台(Large Binocular Telescope Observatory)

然而在這裡,我們有一顆微小的岩石,在擺盪接近木星兩次的軌道上不被吞噬,在它的路徑上避開與幾千顆小行星發生碰撞,而似乎這樣做已經至少有一百萬年。

根據這些研究人員表示,這一切都歸因於推拉的平衡。當這顆小行星通過木星軌道的內側時,它被拉向木星,剛好足夠來通過接下來的軌道外側。哦,這也有點幸運,如同它滑過其他小行星之間的寬闊空間。

諷刺的是,如果不是木星的重力,有可能這顆可憐的小BZ509現在已經喪命了。在它多次通過木星當中的一次,意外地搖晃行進到木星裡。

但是,Bee-Zed的命運看起來相當亮麗,就像這些天文學家所認為的,這個蛇行般的軌道是足夠穩定來讓它有可能持續另一個一百萬年,除非它的運氣用完了,或是碰巧和其中一顆特洛伊小行星碰頭(碰撞)。

研究人員之一、來自加拿大西安大略大學的Paul Wiegert告訴在Space.com的Hanneke Weitering:“這並非所期待的一個相當長期存在的情況,但這項研究顯示,Bee-Zed已經安全地繞了至少有數万'圈',藉由每次通過時的迂迴進出木星軌道路徑,來避開木星。”

Wiegert在下面的影片中,更詳細地解釋這種不尋常的“宇宙較量遊戲(cosmic game of chicken)”。

Bee-Zed還沒有放棄所有的秘密,所以還有很多事要做,來確定它是否只是一個隨機的異常,或者是否它代表有關我們太陽系的新事物。

如同Wiegert在影片中所說:“偵探工作才剛開始。”

這項研究發表在自然(Nature)期刊。

栏目: 
首页重点发表: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