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楊絳親歷“鬼打牆” 究竟是這回事

  讀楊絳先生的書,印象最深的是她在《走到人生邊上》中描述的親身經歷的“鬼打牆”事件:

  “從新林院寓所到溫德先生家,要經過橫搭在小溝上的一條石板。那裡是日寇屠殺大批戰士或老百姓的地方。一次晚飯後我有事要到溫德先生家去。鍾書已調進城裡,參加翻譯《毛選》工作,我又責令錢瑗早睡。我獨自一人,怎麼也不敢過那條石板。三次鼓足勇氣想衝過去,卻像遇到“鬼打牆”似的,感到前面大片黑氣,阻我前行,只好退回家。”

  所謂鬼打牆,是民間一種通俗稱呼。顧名思義,就是人在行走過程中突然不辨方向,前面好像擋了一堵無形的牆,無論你怎麼賣力怎麼走,都走不出去,很多時候是繞了一圈又回到原點。

  這樣的事,估計很多有過農村生活經歷的人都聽說過或者親身經歷過。

  小編至今還記得小時候堂哥經歷的類似事件,那次是春天山上出野果,我們本地叫茶泡,就是茶樹結的一種果子,孩子們無事都愛去摘。

  那次堂哥他們4個人去了我們家對門的山上,去的時候沒啥事,等找完茶泡回來下山的時候,據堂哥說先是遇到一陣風,樹葉嘩啦啦的響,因為已是下午,太陽開始偏西,幾個孩子在山上即使是去慣了的地方,也有點怕怕的。

  幾個人沿著山路加快腳步,但是他們走著走著就發現問題了,腳下的路越走越長,無論他們怎麼走,都走不完,地方還是熟悉的地方,環境還是熟悉的環境,最好居然走了個把小時又繞了回來,這一下,可把幾個人嚇壞了。

  他們坐在一棵松樹下你看我,我看你,大眼瞪小眼,不曉得該怎麼辦。這時,他們聽到了一陣牛鈴鐺的聲音,然後從轉彎處走來一頭牛,後面還跟著一個打柴的人。那人也是我們村的,平時都認識,堂哥他們一見他,如釋重負,都哭了。那個人看了看他們的臉色,就基本曉得他們遇到了什麼事。然後給了他們一人一耳光,這一下,才把幾個人打醒。接著,這個放牛打柴的人才帶著他們回到了村里。

迷魂陣
  很多人可能覺得這些都是無稽之談。但歷史上,類似的事,似乎也存在過。最有名的“結草銜環”,有人推測如果此事真實存在,那最大的可能就是遇到了“鬼打牆”。據相關資料,1888年12月17日的《申報》記載了一事,就跟小編堂哥遇到的差不多。

  “揚州舊城郡廟一帶,隙地甚多,瓦礫荊榛,人跡稀少。數月前,下午時有年輕傭婦某氏偶經某處,獨行踽踽,未免膽怯,行走半晌,左旋右轉,總不離此方丈地,心知即俗語所謂“鬼打牆”也。遂大聲呼號,竭力狂奔,時天色欲暮,信步而行,不覺走至北門城外。有似曾相識之賣菜叟,見婦呆立城河之濱,一舉足即落水。叟大異,急呼曰:“大姑娘何以至此?”婦不答,再呼,婦始省,遽曰:“咦,吾何以至此?”遂倩叟送至新城羊巷,始抵其家。”

  對於“鬼打牆”的解釋,目前有一種被接受程度最高的,即人在空曠的野外閉上眼一直向前走,永遠無法走出一條直線,因為人的兩腳邁出的距離有細微的差異,你就像一個圓規,無論怎麼走,最後走出的都是一個圓。我們平時走路之所以能走出直線,是因為我們用眼睛不斷修正的結果。

  這一說應該說比較具有實證精神。但這一說也不能解釋所有的東西,就是遇到鬼打牆的人並不都是在空曠的野外,有的是在狹窄的胡同,有的是在熟悉的家中。至於原因為何,小編也想不明白,不知道是不是還有心理學和病理學上的解釋。總之,這樣的現像是存在的。就如楊絳先生所說,你可以不相信某些東西,但是你不能否認這些東西的存在。

关键詞: 
栏目: 
首页重点发表: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