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普遍幻覺」?瀕死經驗10個驚人的共同特徵

譯者按:這世上有瀕死經驗的人可能比你想像的多得多,你的身邊或許就會出現,那時,他們會需要你的特別關護。怎樣認識和理解瀕死經驗?怎樣才能幫到那些靈魂出竅「與死亡照面」,而後又回到人間的親友或病患,不妨來聽聽專家的分享和建議。

Frau liegt nach Fahrradunfall auf Strae mit Krankenwagen

「突然間我已在空中上下飄飛,看著下面,脫離了蜷曲在地上的肉身。沒有疼痛感……」吉爾這樣描述她的瀕死經驗。(fotolia)

「我正騎著自行車,突然一輛汽車從一側撞到了我。 我被拋出12英尺(3米多)遠,頭骨右側撞碎了。 我意識到我要死了,沒有什麼可怕的,只有一種非常鎮定平靜的感覺……」

「突然間我已在空中上下飄飛,看著下面,脫離了蜷曲在地上的肉身。沒有疼痛感……」

「當我低頭看著圍在我癱軟身體旁的那群人時,我可以清楚地聽到他們的對話。同時,我繼續沐浴在溫暖、和平與寧靜的感覺中。」

「我看到救護員把我放在背板上,然後擡到擔架上……突然之間,一種無明、黑暗的感覺籠罩了我,我被『彈射』下來,回到我的肉身中……」

「我記得我爲不得不離開感到憤怒……發現自己被推回痛苦呻吟的軀體中,我很震驚;無法恰當地描述我全部的體驗,當然也讓人沮喪不已。無論我告訴誰,他們都會認爲我瘋了,或者只是因為頭部受傷而腦子不清楚了。」

這個故事太不尋常?和護理病人沒什麼關係?非也。

這個故事是我的朋友吉爾(Jill)向我描述的她的瀕死經驗(Near Death Experience)。這種與死亡失之交臂的經歷具有某些普遍特徵。實際上,吉爾的回溯與許多人說過的非常相似,可以這樣說,這些人都親睹了「死神」的面容,然後折返人間。

儘管學界已進行廣泛研究,我們仍然不知道爲什麼會有瀕死經驗。然而,這種經歷發生在各個年齡、各種信仰和民族的人身上。蓋洛普調查顯示,約有800萬美國成年人有過瀕死經驗。另一項研究表明,有多達38%至50%臨床上接近死亡的患者有過瀕死經驗。

因此,你可能想要了解,身邊有這樣的人需要照顧,應該怎麼辦。

瀕死經驗的十大特徵

瀕死經驗可以大大影響患者的生活,他們卻常常不敢討論,拿吉爾來說,直到車禍發生31年半之後,她才給我講了她的故事。而且,即便有人分享他們的體驗,醫護人員和家人也可能說那是幻覺或藥物作用。

每個人描述的經歷都非常個人化,但多數瀕死經驗都有以下一些基本特徵:

1. 靈魂出竅。

這最為常見。如吉爾所說,神識離體後留意到的第一件事就是完全沒有痛感。一位病人曾說:「事故發生後我感到很疼痛,之後當我超越這一切的時候,一切歸於寧靜,沒有痛苦。」

病人還可能會說這樣的事情:「我躺在手術台上,然後不知怎的,我飄到了房間頂部,看著護士和醫生。」他還可能會詳細描述醫護人員所說和所做的一切。

2. 穿越黑暗的隧道或空間。

患者可能會告訴你,他不僅穿過隧道或一片黑暗,還聽到了很大聲的噪音或音樂。他可能將噪音描述為「嘶嘶聲」或「轟鳴聲」,那種音樂也是他前所未聞的。有些病人將音樂形容為「寺院鐘聲」,非常寧靜而神聖。

3. 看到光明。

通常情況下,在聽到噪音或音樂的同時,他們會在隧道盡頭看到亮光。一位病人這樣寫道:「我彷彿被一片黑絲絨般的黑暗籠罩,然後在黑暗的邊緣,出現一道輝煌的金光。我記得自己一點不害怕,全然感到寧靜舒適,彷彿我應該在那裡。」

雖然不同的病人對光的描述可能不同,但通常會有和平、慈愛和寧靜相伴。一位患者說: 「我感到自己好像被擁在母親懷裡。」(參閱:美國女教授講述靈魂出竅經歷 衝擊人類認知)

4. 邂逅已故親友。

多數有瀕死經驗的人都會說到已故的親友來迎接他們,許多人說與亡親進行了心靈感應式的「交談」。「我沒有看到他的嘴唇動」,他們可能會說,「但我們確實對話了。」

有時候他們與亡者的會話令人難以置信。以一個7歲的危重病童為例,他說自己見到了「哈利叔叔」。男孩說這個男子告訴他,自己比他高五輩,死於火災。就是男童的父母也不知道祖上的這場悲劇,直至他們和一位長輩說起,才確認有其事。

再來看一個令人不得其解的全家遭遇車禍的例子。父親當場死亡,昏迷的男孩被送到兒科,他的母親和哥哥則被送到重症監護病房(ICU)。

當男孩醒來時,他告訴護士:「我死了,去了天堂,我看到我的爸爸,我看到我的哥哥,他們說我不能留下來,我就回來了。」護士知道男孩的父親已經死亡,但以為他哥哥還在ICU。當她打電話給ICU時,得知他的哥哥在15分鐘前死去了。(參閱:面見故人與神靈 美國兵死而復生獲內心安寧)

5. 見到高級生命。

一些人,包括一些無神論者,會告訴你說,他/她見到了宗教中的神明。瀕死經驗的這一特徵可能因文化而異,患者可能將他們見到的生命描述為上帝、耶穌、佛陀或宗教中的其他神明。(參閱:音樂家述17次瀕死經歷:天使不讓我進天堂)

6. 回顧一生。

患者可能會說,他們看到他們的整個人生過程如萬花筒一般在眼前展現。人生大事突然一起顯現,而不一定按照年代順序閃現。(參閱:「身體只是一個容器」神學博士的靈魂出竅經歷)

7. 擁有安寧、鎮靜的感覺,毫無痛苦。

患者可能有其中一種、兩種或全部三種感覺,因人而異。

8. 知道要回到人間。

有時候,如同見到亡父和亡兄的那位男孩的情形,已故的親友會告訴患者他必須回去。還有一些情況下,高級生命會告訴他,他的時辰還未到。

患者也可能自己意識到這一點。例如許多人憶起看到一種邊界——或許是河流或山脈,並且本能地知道,跨過這條界限,他們就永遠留在那邊了。

9. 回到身體中。

像吉爾描述的那樣,患者會說到他/她返回世間的經歷:看到身體,知道會疼痛,之後神識重新進入軀體。

10. 有「徹悟」感。

這些患者通常會說到他們忽然有種「無所不知」、「與宇宙合一」的感覺,了悟了真相、了悟了愛,看到了普世的真理。

有瀕死經驗孩子的媽媽們說,這種效果就像「送去一個6歲的孩子,回來一個36歲的成人」。

回來時,這些病人可能會記不清他們在經歷中「所知曉」或所感覺到的一切,但他們似乎渴望對周邊世界及其精神屬性獲得更透徹的理解。(參閱:選擇喜樂 車禍生還者的奇妙瀕死體驗)

瀕死經驗是「普遍幻覺」?

先前由伊麗莎白‧庫伯勒—羅斯(Elisabeth Kübler-Ross)、雷蒙德‧穆迪(Raymond Moody)、卡利斯‧奧蒂斯(Karlis Otis)、肯尼思‧林(Kenneth Ring)、邁克爾‧塞霍恩(Michael Sehorn)和弗雷德‧斯昆梅克(Fred Schoonmaker)等著名學者進行的研究已確定,瀕死經驗是一種在任何國家或文化中都基本相同的真實現象。但隨著研究的深入,爭議也隨之而來。

科學家們提出各種生理和精神原因來「解釋」瀕死經驗,包括大腦缺氧、大腦大量分泌內啡肽、藥物反應、願望的心理滿足,以及幻覺。

在心理藥理學家羅納德‧西格爾(Ronald Siegel)看來,瀕死經驗與一些藥物帶來的幻覺經驗相似。麻醉、發燒、疲憊或受傷都可能引起類似的神經元過度活動。

還有其它說法嗎?還有人說,「看到亮光」是意識狀態改變造成的視覺失常,或者是中樞神經系統在視網膜區域模擬光的效應。

還有的學者認為,瀕死經驗可能是面對死亡的心理反應——一種對創傷情境的應對機制。

然而,這些理論卻無法解釋大多數瀕死經驗的那種非常生動具體的特徵。事實上,康州大學心理學教授肯尼思‧羅恩(Kenneth Ring)早已發現,用的藥越多,瀕死經驗就越不可能發生。

更重要的是,目前的研究並未提示瀕死經驗的發生機率與年齡、性別、種族、社會階層、教育程度或職業等因素之間的關聯。除去一些由文化所決定的特徵——如看到宗教中的神明之外,瀕死經驗在世界各地都具有相當一致的特徵。所以說,如果瀕死經驗是幻覺,那麼它必定是一種「普遍幻覺」。(待續)

黛安‧柯克倫博士。(IANDS)
本文作者黛安‧柯克倫(Diane K. Corcoran)博士 ,註冊護士,曾任美國得克薩斯州健康科學學院(Academy of Health Sciences)護理學分部副主任,2008年至2016年間擔任教育性非營利機構「國際瀕死經驗研究協會」(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Near Death Studies,簡稱IANDS)會長。本文原載美國《護理》(Nursing)雜誌。
 

关键詞: 
栏目: 
首页重点发表: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