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松果體開發古人千年前就想到了

        早在數千年前的古代文明就已知道松果體開發及其重要性,然而今日人們卻鮮少談論松果體,以及為何古代文明相信它有如此重要性。松果體又稱第三隻眼,是我們腦中一個小錐形區域,負責製造5-羥色胺衍生物褪黑激素(serotonin derivative melatonin),能調節人類醒睡模式和季節性晝夜節律功能。松果體在我們的腦中央附近,座落於兩個腦半球之間的一小塊區域。數千年前古埃及文明就已了解松果體對人類極為重要。

  

數千年前古埃及文明就已了解松果體對人類極為重要。(網絡圖片)

  今日許多研究人員認為,有關松果體能夠幫助人類發揮全潛能的信息卻鮮為人知。

  松果體是連接物質世界和精神世界的門戶。當它被激活時,就會產生歡愉感及合一感,充斥在人的心中,提供一種全知感受。

  據說人類可以通過瑜伽、冥想和其他方法來刺激其運作。松果體可讓人類在不同維度空間中旅行,這也被稱為靈魂出竅或遙視。

  事實上,史丹佛科學家觀察到已經有人能夠出竅進行太空遨遊,他能夠精確觀察和描述木星環。當時科學家甚至不知道有木星環存在,直到先驅者10號宇宙飛船飛過木星觀測後才得知。

  而這一切據說有賴於松果體才能實現。

  然而,不只科學家和美國政府研究松果體,前蘇聯政府及無數個影子組織已經持續調查長達數十年。然而松果體相關訊息、成果和潛能據說都已經被封鎖不讓大眾取得。

  有趣的是,古人了解松果體的奧秘力量,通過一些古老方法與實踐(數世紀前已失傳),就能控制在物質世界中他人的思想及行為。

  但為何今日我們卻不能充分運用松果體的全潛能呢?該有趣提問得出一個相對簡單的答案,據信是人們每天所攝取的氟化鈉(sodium fluoride)含量會抑制松果體潛能的發揮。

  當氟化鈉進入人體後,松果體會吸收大部分氟化鈉。

  這會使松果體分泌減少,導致我們體內荷爾蒙運作不平衡。有關松果體的有趣調查,可進一步參考醫學博士Rick Strassman的研究,他堅信二甲基色胺(DMT)與松果體息息相關。這位醫學博士在美國進行首創的新人類與迷幻藥之研究,長達20年以上。他的研究涉及功能強大的天然化合物二甲基色胺(DMT N,N-dimethyltryptamine)。通過早期針對松果體的研究推論該物質是致使靈魂出竅體驗的潛在生物基因座,他在1990年至1995年期間針對約60名志願者給予幾百劑DMT用藥,他為該研究撰書《DMT:靈魂分子》(“DMT:The Spirit Molecule”)暢銷10萬多本,譯成12種語言,也推出有聲讀物版本。

  該書也啟發了獨立同名記錄片的拍攝,由華納兄弟在2011年秋季發行。Strassman又三位傑出專家,聯合創作了《前往外層空間的內在之路》一書(“Inner Paths to Outer Space”),進一步細究研究中志願者較常回報的訊息,說明他們共同的“其他世界”的經驗。

  “我被DMT吸引,因為它存在我們體內。我相信這個DMT來自神秘的松果體,一個處於我們大腦中心的小器官。”

  現代醫學對這個腺體的角色了解甚少,但它具備豐富的形而上學史。例如笛卡爾相信松果體是'靈魂的座位',而西方和東方神秘傳統都將這個我們最高的精神中心置於其範疇之內。”

栏目: 
首页重点发表: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