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什麼是思維的速度

從很多方面而言,地球上的75億人口都有很大差別,但這麼多人卻有同一個共同點:在當下這個特定時刻我們都有活著的感覺。

雖然“現在”像是真實世界最直觀的感覺,可一旦你進行深入探索,就會發現它很奇怪。人類的思維需要時間才能形成,因此我們頭顱裡正在經歷的“現在”永遠比外面的世界晚一點。大腦需要500毫秒,或者半秒鐘的時間,才能將外界感官信息整合成它的意識體驗。因此,從某種程度上來說,未來已經發生了,只是我們還不知道而已。

更複雜的是,不同的感覺運行速度也不一樣,因此為了創造統一的“現在”感,大腦不得不延遲一些感覺,以便讓它們無縫銜接成意識。

這種現象的奇怪副作用就是你可以試著調整某個人的感知,讓他感覺好像因果顛倒了一樣。心理學家們早就知道隨意動作和延遲效應搭配起來,就會創造出它們之間沒有間斷的感覺。德克薩斯大學的Chess Stetson領導了一項實驗,創建了一個會間隔很短時間發射光束的設備。接著他們讓參與者們不停地按設備的按鈕。隨後研究人員們去除了光束髮射的間隔,讓它們立即出現。當參與者們再次按下按鈕的時候,他們就會有光束出現在他們按下按鈕之前這種奇怪的感覺。

意識思維非常容易被這種手段操控,因為它有一個複雜的計算任務。它必須詮釋這個世界、預測未來併計算一系列行動。所有這些都困難而又緩慢。雖然意識思維在形成長期策略這方面非常有用,但在面臨快速移動的危險時它一點用處都沒有。想像一下一隻老虎從灌木叢中跳出來撲向你:如果你不得不清醒地發現這一情況並推理出反應,那麼你就會被老虎殺死。

幸運的是,大腦有多個應急迴路層,每一層都比上一層更快更簡單。

最快的是驚嚇反射。如果你在走路的時候突然聽到了一聲很大的噪音,你的耳朵就會激活僅有三個神經元的簡單反射鏈,它與脊柱和腦幹相連。在不到5毫秒的時間裡,上百個肌肉就會被徵集起來進行簡單的自我防禦反應:眼皮合上、肩膀和胸膛繃緊並且雙手緊握。對此你無能為力,因為等你意識到自己被嚇到了的時候,你已經雙腳懸在空中了。

如果你能多處幾毫秒的反應時間,那麼你的身體就能有更加細微的反應方式。當身體遇到了令人驚駭的事情時,它需要12毫秒的時間將信息送到杏仁核,這是大腦處理情緒最重要的中心之一。杏仁核並不如何復雜,但它知道危險長啥樣。想像一下你自己在要上床的時候,掀開被子的時候發現自己面前有一條一米長的蛇。杏仁核就會立即觸發身體的戰或逃反應:你的心跳會飆升至頂點,你的瞳孔會擴大,並且你能聽到自己在尖叫。半秒鐘後,你的意識會切入你會意識到這是一條橡膠蛇,接著你就會過去掐死你的十歲孩子。

我們通常會覺得驚嚇和恐慌是不好的事情,因為它們是反應過度的表現。可偶爾它們能夠拯救你的培根。我永遠忘不了那天我將我兒子的搖椅放在餐桌上,接著轉身去做煎餅的事。那時候我手裡正拿著裝滿了麵粉的量杯,接著我突然發現自己轉身了,麵粉撒了一地,並且我手裡抓著我那就要頭著地的兒子。我蹲下來的那一刻我兒子的頭距離地面大約30厘米,那時候我就在想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後來我才知道youtube上面有一整個系列的“爹救急”視頻。)

這個例子很有戲劇性,但其原則適用於各種日常活動:我們在不足半秒內做的事情,比如擊中快速移動的球、即興創作歌詞以及發現陌生人在打量我們等,都是無意識迴路而非刻意決定的結果。其結局要么令人沮喪要么令人興奮,這取決於你自己的看法:在人類有意識帶到世界上的所有奇蹟中,有些最棒的東西根本就沒有意識的參與。

关键詞: 
栏目: 
首页重点发表: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